焊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开一支依达拉奉给26元回扣医生都心照不宣

发布时间:2020-03-04 12:50:08 阅读: 来源:焊炬厂家

我们的确是错了,但我们也是潜规则的受害者。昨日上午,引发浙江省医药领域反商业贿赂专项行动的依达拉奉回扣门事件的震源杭州海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疆)的四名高管人员,在上城区法院同堂受审。海疆公司被控单位行贿,四名直接负责的主管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行贿罪。

他们被指控向杭州三家医院的医生行贿83万余元,以争取医生开处方时多用海疆公司代理的依达拉奉注射液。

法庭审理后,没有当庭作出判决。

受审医药代表:按药品价格15%至20%给医生回扣是潜规则

一个厂家成功中标仅意味着他们生产的药品有进入医院的资格,但具体到某家医院用不用该药,用量大还是小,还需要医药代表去维护,给医生送回扣是这一行一直以来的潜规则。说这句话的倪东敏,1978年出生,在去年2月24日之前,他是个以医药起家的成功温州商人,并担任杭州洞头商会会长。

随着2011年2月24日一则《黑心医生,浙江依达拉奉黑幕曝光》的贴子在网上多个论坛出现,包括杭州在内的省内多家医院数百名医生卷入依达拉奉回扣事件,并由此引发了全省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和反商业贿赂行动。5月31日,倪东敏被警方刑拘。(注:依达拉奉主要用于治疗中风、脑出血等)

大专学历的倪东敏说,自己从学校出来就从事医药行业。2008年12月1日,他出资50万元在杭州注册成立了杭州海疆医药科技有限公司,并担任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

海疆公司主要从事新药品的研究开发、技术推广,并在销售方面成立了以自营方式经营的纯销部及以分包方式经营的分销部。

纯销部主要是海疆公司通过医药代表直接向医院推荐医药产品,分销部就是将省内某个区域医院分包给某人,由对方去发展业务。

2008年12月起,海疆公司为吉林省博大制药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博大公司)在浙江省除宁波地区外推广该公司生产的易达生牌依达拉奉注射液药品,博大公司则根据易达生销量向海疆公司支付推广费。

昨日和倪东敏一同受审的还有张豪和支一敏,两人曾先后担任海疆公司的纯销部经理,在这之前有多年的医药代表从业经验。

按药品价格的15%至20%给医生回扣,是这一行业长期以来的潜规则。两位纯销部经理说,海疆公司给医生开出20%的回扣是在对比其他公司的出价后,由公司开会集体决定的。

为了盘活整个公司的经营,倪东敏还挖来职业经理人赵宏伟进行管理销售,在业务发展得最好时,纯销部的医药代表一度达到五六十人。

赵宏伟昨天受审时称,给医生20%的回扣是他进公司时就有的政策。

被调查医生:拿回扣大家都心照不宣,科室所有人都有份

据检察官指控,在推广过程中,为增加易达生牌依达拉奉药品的销量,从而使博大公司支付更多的推广费,给海疆公司赚取更高的利润,经倪东敏决定,在易达生推广过程中以药品零售价格(2009年1月至2010年9月为129元/支,2010年10月至今为107元/支)的20%即26元/支(2010年10月后为21元/支)的标准用现金形式给医生回扣。

具体事宜由公司副总赵宏伟分管的纯销部负责执行,而后由该公司纯销部经理被告人张豪、支一敏负责联系,并由该公司业务员以上述方式多次向多家医院的神经外科、神经内科等科室的医生行贿,数额共计人民币837434元。

法庭上,检察官宣读了杭州市区一家省级三甲医院神经内科和神经外科医生的证词,在两年左右的时间里,海疆公司的业务员(医药代表)向这两个科室处方开出依达拉奉的医生行贿58万余元。

这家省级三甲医院的神经内科分三个楼层,神经外科则有7个医疗组。神经内科的一个楼层负责人事后接受调查时说,2009年1月左右,海疆公司的医药代表邱某找上门来说,该公司代理的依达拉奉中标可以在该院使用,邱某提出医生每使用一支可以给26元的回扣。

拿回扣大家都心照不宣,科室所有人都有份。这个楼层负责人说,一个月后,邱某拿着个装了现金的信封又找上门来说,这是上个月的回扣,科室的人拿到钱后就分了,这位楼层负责人表示自己每个月可以固定拿到两三千元。

至于如何瓜分回扣,萧山两个使用海疆公司依达拉奉科室的分配原则是按医生的职称、职务或对照个人绩效的参数。

海疆公司是怎么掌握每家医院每个科室依达拉奉用量的?做过医药代表的张豪和支一敏说,一开始是通过其他渠道购买信息,后来是业务员直接买通医院内部的计算机信息中心人员或相关人员,让对方充当内线提供各个科室的药品统方,这样每个科室甚至每个医生处方量全在医药代表的掌握之中,一方面他们通过这些信息可以掌握哪些医院科室和医生喜欢开大处方,并尽力维护双方的关系;另一方面对处方量比较小的医院科室加强公关。

回扣的支付由医药代表根据每家医院科室的统方计算出回扣款,由纯销部经理签字,报分管副总赵宏伟批准后(赵宏伟没进海疆公司之前,由倪东敏直接批),直接打入医药代表个人的账户,再由医药代表去送钱。

检察官指出:高药价最终转嫁到患者身上

药品通过集中招标进入医院,看上去好像比较公开公平,但为什么给老百姓和患者的感觉药价通过招标没有降低,反而越来越高了?和法官并坐审判席的一位人民陪审员发出这样的追问。

据检察官当庭提供的数据,2007年,吉林博大公司的易达生牌依达拉奉在浙江省药品采购的中标价格为108元左右,零售价为129元,后来的中标价格降低为92.44元,但医院零售价每支达到104.2元。

我们只是医疗行业中的最下线,甚至有些微不足道。倪东敏回答说,药品招标价格是由药品生产厂家在操作,因为人力有限,吉林博大公司中标后才会选择像海疆这样的公司进行区域营销,增加依达拉奉注射剂的销量。

同类的药品几个中标的厂家在竞争,在潜规则横行的前提下,不给回扣,公司根本难以生存。倪东敏坦承,药厂(即博大公司)每支依达拉奉给海疆公司的提成空间是药品价格30%左右,海疆公司给医药代表4%,给医生的回扣是20%,这样下来,仅依达拉奉这一个药品海疆公司每年能净获利六七十万元。

检察官当庭指出,正是医药代表的无孔不入并不择手段地向医生行贿支付回扣,而回扣的费用体现在药品价格的增加上,加大了药价的虚高,而高药价最终转嫁到患者身上,导致老百姓看病贵看病难。

我们都是潜规则的受害者,我们也希望这个行业(医疗行业)能够好起来,能够健康运转。在法庭最后陈述时,四位受审的被告人异口同声,表达的观点几乎一致,他们希望法庭看在回扣是医疗行业当前普遍存在的情况下,能够得到从轻处罚。

■相关链接

网帖曝光医疗行业回扣大案

去年2月24日,一名网友发帖曝光了海疆公司代理的依达拉奉药品回扣问题。

帖子曝光了2011年1月份公司统计发给医生的回扣详细清单,其中涉及省内多家医院的200多名医生。其中,不少还是名医、科室主任和医院骨干。清单中显示,宁波一名医生1月份的回扣统计数字高达3万多元。发帖网友称,他是不满于海疆医药公司老板克扣了他的奖金,才愤而举报。

网帖引发医药系统震动。去年8月26日,省公安厅经侦总队通报了这起公众关注的回扣大案。警方表示,先后约谈调查了数十名医药代表和百余名医生,对26名犯罪嫌疑人采取了强制措施。

与此同时,省纠风办、省卫生厅联合召开全省医药回扣专项治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全省近1500家医疗单位实施了廉洁从医承诺制,18万名医务人员签订了廉洁从医承诺书,前8个月通过自查自纠主动上交款项2800多万元。

山东工作服订做

威海西装

哈尔滨定做劳保工服

济南订制职业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