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炬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调查称北京每年数万吨废机油流入黑市国内国际国内新闻资讯生活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7 10:21:19 阅读: 来源:焊炬厂家

调查称北京每年数万吨废机油流入黑市 国内国际 - 国内新闻 - 资讯生活

11月4日,昌平区赖马庄村,废机油回收黑市的大院内,正在从油桶向小桶里倒油。面包车上配置油桶和油泵,是小贩外出收油的专用装备。

北京汽车保有量超过500万辆,庞大的硬性消费群体,让汽车维修、保养等行业生意兴隆。

润滑油,常说的机油,作为汽车发动机运转的必需品,每满5000公里或3个月就须更换,一辆车每年的保养次数在3到8次。保守估计,北京一年换下来的废润滑油在8000万升,约合6.6万吨。车主在换金黄透亮的新润滑油时,可曾注意到换下的黑糊糊的废弃机油流向哪里?

经一个月跟踪调查,记者发现,被划为有毒废弃物、严令禁止无资质商户回收处理的废机油,已形成一个巨大的地下交易链。通过黑市“中转”,很多废机油流入北京及周边小炼油厂,被再次提炼成燃料油、“翻新”机油,相当一部分翻新机油,被装入新的名牌包装桶,新桶装劣油,再流回市场。

10月29日下午,谢华军把车开进朝阳区四元汽配城。

跑了5010公里,他又该给福克斯做保养了。

支起车,拧螺帽,黑色废机油从发动机底部泻出一条油线。汽配城张师傅一把拉过油桶,接住废油,“(油)这么黑,跑长途啦?”

“老张,有油吗?”一个身穿皮裤、皮鞋、两臂戴皮套袖的中年男子走进屋里。

“有”,张师傅头都不抬。中年男子径直将废油桶拎出屋外,倒进面包车的油桶里。

“那一小桶(18升)能卖50(元)”。张师傅的话让谢华军疑惑,这人收废机油干啥?

收废机油的小面包车

收废机油的男子,人称老左,他的装备是一辆面包车:后座全部被拆掉,两个空油桶取而代之,还有个连着长管子的油泵,车内的地板一层黑色油腻。

灌完小桶,老左又把塑料管插进一个大油桶底部,“呜……”油泵启动,大桶里的180公斤废机油,流入车里的两个油桶。

老左从钱包里抽出五六张“红票儿”,塞给还在车底忙活的张师傅。开上京L“小面”,奔向附近另一家汽配厂。

整个过程,老左和张师傅的对话不超过5句。

“老左精着呢。”张师傅说,双方合作多年,他一眼就能瞄出(废机)油的好坏和重量。小桶约18升,重16公斤,约合每公斤3.1元。

张师傅说,大家都是拿钱给油,(老左)运到哪儿,从不多问。

连续探访十几家小型汽配店,一周内,记者结识六七个收废机油的人,大多是河南口音,都开改装的小面包车,对废机油归向何处都闭口不谈,但嘴里常常出现高丽营这个地名。

11月4日,在顺义区高丽营镇寻访,行至牤牛河桥,记者偶然发现了老左那辆京L牌照的小面。小面七转八拐,进了赖马庄村。

昌平区赖马庄村,位于昌平小汤山镇与顺义高丽营镇交界,经老左“引路”,“大场面”出现在眼前。

堆满油桶的大院

牤牛河边一个大院,围墙3米高。刚进院门,上千只各色油桶堆积,高度齐墙。

“你们干嘛的?”一个中年妇女上前,警惕地询问,“跟老左一起来的,要开炼油厂,调油的。”

调油,多是小型炼油厂来黑市买油,如果不说“行话”,无法取得信任。

大院纵深有六七排瓦房,每排瓦房被分隔成近十间屋子。每间屋子前都有近六七十平米的空地,地上的泥土已经被废机油染成黑色。粗略估计,整个大院儿的面积约在2000平方米。

“我家就有油,爸爸今天出去收油还没回来呢。”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指着围墙边的一排大油桶说。

各家各户的空油桶,都统一在空地上围出一个U字形,U字形中间的空地,竖立着的很多大油桶里,装满了黑机油。

“兄弟你哪儿的?以前没见过。第一次来调油?”岳德祥(音)深吸了口烟,紧盯着眼前的陌生人。

“老左介绍的,我们厂子小,刚开的,想调点儿好油。”记者恭敬地递上支黄鹤楼,岳德祥笑了,扔掉了手里的白沙。

“北京最大的废机油黑市”

“全国最贵的(废机)油(收购价)在北京,北京最贵的(废机)油(收购价)在我们院。我们这就是黑市。”岳德祥说,与他的说法不谋而合的是,众多收油者说,这里是全北京(规模)最大的废机油黑市。

今年7月1日,环保部颁布实施《废矿物油回收利用污染控制技术规范》,规定不具有危险废物收集经营许可证、危险废物收集、贮存、处置、综合经营许可证的企业及个人不得私自收集、贮存、处理处置废矿物油。

岳德祥介绍,这个黑市的前身,在朝阳区沈家村一带,一年前,因为当地拆迁,搬家到赖马庄村。几年前的北京,做废机油生意的人少,又分散,调油的人都是电话联系货源,开着货车四处收。

收油利润大,很多人把亲戚朋友带到北京,一起做生意。家族式经营,每个家庭都开一个“小店”,“大家在一起互相照应。”岳德祥说,他有7个亲戚都在这个大院里,大院里一共四五十家小店,大多沾亲带故,集聚规模越来越大,形成油源稳定的大黑市。

收油者的较量

收油者分散户和承包户,岳德祥就是散户,开车四处转,看到修车厂就谈生意,留电话,“油多了就会打电话叫我去收”。而老左是承包户,有自己专属的地盘。

在小武基、五方、西郊、城环城等几个汽配城,都有专人收机油,他们都跟老左一样,开着面包游走汽配城内,专收各自地盘的油。

草桥汇丰汽配城一个保安说,来他们这里收油的,都跟市场“打过招呼”,整个汽配城就不许别的收油人进来,“这是行规。”

因为“地盘垄断”,散户的收油价比承包户多出好多,有时近一倍。这让“岳德祥们”有点不满。

油源稳定,利益就源源不断,多次和岳德祥接触,他道出油贩子的生财之路。

一桶废机油160公斤,收购价950元左右。转手销售给小型炼油厂,售价约在1050元。而炼油厂通常收购的大货车,车斗13米长,能拉200桶油,一车下来就是20多万的货。利润超过2万元。“现在油不好收,一家一天就能收2桶油,稳赚200元。”岳德祥说,每隔三五天,炼油厂的货车就会等在院门口。只要货车来,要多少油,大院的几十家“小店”就会凑齐装车。

“黑市中也有假。”岳德祥的侄子说,很多汽配厂“耍心眼”,往废机油桶里掺水,所以无论收油还是卖油,都有严格的“检测工序”。浓度高的废机油有浓浓的油香;浓度不高的则带股酸味儿。

“收油,装车!”和岳德祥接触的几天,不时有河北牌照和北京牌照的大货车进院,整车整车地拉废机油。大院车辆进进出出,俨然一个车水马龙的批发市场。

黑市收油价是正规军两倍

目前,北京只有4家被环保部门批准、具有资质的废机油回收处理企业——金隅红树林、中首精滤、鼎泰鹏宇和北京生态岛。

近日,记者采访了这四家企业其中的两家。一家不愿具名的公司市场部负责人徐扬(化名)说,每天,公司10多辆危险品专用车开到北京市各个汽配城和4S店,收废机油。赖马庄村油贩的面包车也在汽配城穿梭,双方展开油源抢夺战。

“今年也就回收了3000多吨,去年只有1000吨。”作为四家危险废弃物回收处置规模较大的企业,徐扬透露,“公司目前回收价一桶500元,这还是比去年大幅度提高了价格,而油贩子的回收价已经高达一桶950元。”

另一家公司提供的废油市场调研显示,2010年,汽车维修拆解行业产生的废矿物油超过8万吨,具有经营资质的正规单位年收集、处置量不足5000吨,占废润滑油产生总量的5%,约9成的废润滑油,大部分被小油贩子等非法渠道控制。

《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不得将危险废弃物提供无经营许可证的单位从事经营活动。但废弃物回收往往是价高者得。这让徐扬无奈,企业收购价格低,行业监管无力,就是相对正规的4S店,也不愿意将废油全交给有资质的企业,而是偷偷留给油贩。

在赖马庄村的废机油黑市大院中,岳德祥向记者引荐了老马。 老马,河北唐山人,在房山开了一家小炼油厂,岳德祥说,老马经常开着一辆金杯车,在大院里转悠。很多收油人手中,都有老马的手机号。他从黑市购买的,都是成色高的废机油。

一旦有人盯梢马上停止生产

“我的厂子在化四(房山化工四厂)对面,想要油可以过来看看。”听说是熟人介绍,他接下记者“想要代理销售润滑油”的生意。

11月5日,老马在房山区城关镇化四厂门口,接上过来验油的记者。他的厂子,是租下来的两个院子。

刚进红色铁门,一条一米高的大狗朝着门口狂吠,院子东侧,还有四五个大小不一的油罐,旁边一间简易房,则正冒出阵阵青烟。

进入院子大门,灌油的塑料桶堆积成山。院子东侧有四五个大小不一的油罐。

老马的办公室也是他的住处,房间内一张大床。电视机旁,一台电脑宽屏液晶显示器,被分为9个图区,图像正是院子里各个方位的监控画面。

“一旦发现有人盯梢,就得赶紧停止生产,把设备运走。”老马说,房山不止他们一家炼油,干这个生意,安全第一。

自称用废机油生产齿轮油

老马说,他从赖马庄村买废机油,主要用来生产齿轮油。说完,老马出门拿回两个全新的空油桶,一个4升装,一个16升装。桶的外面包装上,标着“燕昆润滑油”、“负重齿轮油”、“柴油机润滑油”等字样。

老马的“主业”是生产自己的品牌,“燕昆”润滑油,“名牌润滑油我以前也做过,但是风险大,被查着就得进去(坐牢),做杂牌子,现在和北京几个汽配城都是老客户,稳当。”

“我做不了汽油机油,都是做的柴油机油。”老马说,汽油机油的色度等要求比较高,而柴油机油则无所谓,所以他都是生产柴油机油,然后销往河北、内蒙古等地。因为品牌不知名,他的油基本不在北京市场销售。

记者通过工商官网查询,并没有“燕昆”这一品牌的润滑油注册资料,一家从事石油勘探类的公司注册此名,不涉及润滑油业务。

一位长期和老马合作的生意伙伴说,像老马这样的小炼油厂炼油,都是用土办法,废机油经过加温、沉淀、过滤和脱色后,原本黑糊糊的废油,就会变得金黄透亮,看上去与一般机油无异。

四部门联合执法检查

记者将此情况,向房山区相关部门举报。

昨日上午,房山区公安分局内,房山区公安、工商、环保、质监等执法部门召开紧急会,确定联合检查每个环节的细节。此前,房山警方于前晚安排侦查员彻夜蹲守,以防被查者趁夜转移。

昨日10时30分,30多位执法人员敲开大院铁门。

“我有执照,我是正规经营。”老板马敬国出示了在工商部门办理的营业执照,执照显示,其注册公司为“北京中石天昆润滑油有限公司”,生产“中山天昆润滑油”,2008年开业,占地300平方米。经营范围之一,写明“分装润滑油”。但当执法人员要求马敬国出示润滑油的分装授权时,他却只拿出一张长春一家公司的“防冻液分装授权”书。

老板对疑似废机油三改其口

执法检查中,执法人员看见,院子里散落着数十个颜色各异的破旧油桶,里面装满油脂。

面对执法人员询问,马敬国称,那些油桶内装的是厂家已经调好的成品机油,厂家运来由他负责分装到小桶里。执法人员要其出示油品货单,他称无法提供,“油厂的人直接送来的,没开发票,我也不认识他们。”

而此前在与暗访记者谈生意时,马敬国说,他从赖马庄村的黑市买废机油。

执法人员打开这些油桶盖,准备取样检测。打开一桶油中,记者用木棍取出部分样品,发现这些油颜色发黑,和记者此前暗访中遇到的废机油无异,只是天气渐冷,油质变得黏稠,伴有一股刺鼻的酸味。

见执法人员取样,马敬国马上改口,说这些油不是他的,而是别人放在院内的,让他帮忙看管。

房山区环保局工作人员现场查看后表示,这些油桶中装的黑褐色油脂,疑似废机油,谨慎起见,需要进一步检测后才能确定。

昨日下午,记者带着从油桶中取出的样品,走访了草桥汽配城3家修车行,多名修车工看过后肯定,这是用过的变速箱润滑油,就是废机油。

西安有线呼叫器

陕西电脑多元素分析仪

天津水泥搅拌站

西安硅胶义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