焊炬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焊炬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你可以选择自己的道德

发布时间:2020-07-13 16:01:11 阅读: 来源:焊炬厂家

俺保证好好跟你们回去,求你们现在不要铐俺!我们找到刘大柱的时候,他开口第一句就这么说。

废话少说!孩子在哪?我板着脸,二话不说就给他上了铐。

刘大柱扭着身子挣扎了几下,用嘴叼了椅子上的一件外衣,在腕上绕了几圈遮住了手铐,这才站起身来说:孩子在里屋,睡着了。你们轻点。

我们冲进了里屋。一看,孩子的确在床上,躺在被窝里,小脸红扑扑的,嘴角还淌着口水。我放下心来,轻轻拍醒孩子:你好,你是小丽吗?孩子睁开睡眼,看见我们几个,吃了一惊,一下子跳进了刘大柱的怀里:爹

爹?这孩子管刘大柱叫爹?我吃了一惊,抬头看刘大柱。他一副憨憨的模样,搂着孩子不停嘟哝:娃儿乖,叔叔来接咱回老家的。我们带着刘大柱和孩子上了警车。刘大柱进了后车厢,我们几个也在后车厢。孩子本来被安排在前座,她却死活不肯,非要跟她爹在一起,没法子,也进了后车厢。她就一直钻在刘大柱怀里,时不时露出小脑袋好奇地瞅瞅我们。

孩子活泼好动,憋了一会儿,就开始不停地说话:爹,咱老家在哪呀?山西。老家好不好?好着呢。也有大楼房吗?有,比这还多呢!啊呀,爹,咱们刚才出来急,俺忘记带洋娃娃了。爹再给你买新的。啊呀,爹,俺没有和幼儿园里的小朋友说再见。到了那头咱打电话。

我冷眼旁观,这刘大柱,人高马大的,看不出倒还蛮耐心细致。我忍不住插话:她怎么叫你爹?刘大柱盯我一眼:俺本来就是娃她爹。孩子也盯我一眼:俺爹对俺可好咧!说完就不理我了,继续亲亲热热地跟她爹唠嗑,说着说着,终于累了,睡了。

我递给刘大柱一支烟。我说:你对这孩子,还真上心!刘大柱笑笑,说:娃儿聪明着呢,现在就认得好多字了,将来肯定有出息!我好奇,又问了刚才那个问题:她怎么叫你爹?刘大柱使劲吸了口烟,说:一直都这么叫的。我想了想,接着问:你这三年,怎么过的?到处打工,走一个地方换一个地方。孩子没给你惹麻烦?倒还好,白天托在幼儿园里,晚上自己带。终归小,起初哭闹了一段时间,后来就慢慢改口叫俺爹了,现在可能把亲生的爸妈差不多忘光了。

刘大柱顿了顿,突然低声吼了一句:狗畜生!连自个儿的娃儿都不要。俺当初也没想真绑他女儿,他赖了俺一年工钱,俺去讨,他还让人打了俺一顿。俺那天在他屋旁转悠,碰巧看见小丽,一时冲动就带着跑了。俺给那畜生打电话,俺说:俺把娃儿带来耍两天,你把工钱付给俺,俺就把娃儿还给你。那畜生居然说:女孩儿命贱,我不要了,要钱没有。什么东西!俺只好带着孩子跑了。没想过父债女还?我接着问。那么小的孩子,俺下不了手。在一起时间久了,俺跟她也有感情了,俺这些年挣的钱,都花在她身上了,好吃好穿的,俺没亏待她。俺有时候想,让这娃儿做俺女儿俺做她爹,就这么过一辈子,也不错。刘大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腕,苦笑了:等回去了,她恐怕就知道俺是个坏蛋了。她不会再认俺这个爹了!

刘大柱沉默地坐着。我也沉默了。后来,我起身,掏出钥匙解开了他的手铐。

刘大柱感激地说:谢谢了!

我转过头,一把拽下了自己嘴里叼着的烟,丢在地上,脚尖转了几圈,踩熄了。

点击下载__乐读APP(Android)__每天更新好文章

阿尔山西服订制

西宁职业装设计

锡林浩特订制工服

泉州西装定做